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本地热点 > 正文
美化的现实主义里,才有欢喜的结局
更新时间:2019-08-30 21:22:42

在中国,教育是最牵动人心的话题。因此,当一部电视剧认真呈现关于子女教育的故事,并且不算太假,它就已经足够引发观众的共鸣。近日热播的《小欢喜》就是这么一个例子。

《小欢喜》表现的东西并不很深入,但它懂得中国教育体制下父母和孩子的焦虑。比起过去那些打着青春幌子,拍摄偶像恋爱的剧集,《小欢喜》至少做到尊重考生和家长的智商,对北京高考家庭的呈现,尤其是心理状态上,有一个不错的还原度。

所以,这篇文章并不是批判《小欢喜》,而是在电视剧的基础上,做一点现实的对照和补充。当观众感慨“太真实了,简直跟我家一模一样”的时候,我们也应该看到,《小欢喜》反映的只是局部真实,对很多东西进行了美化或者模糊处理。

严格来说,《小欢喜》是被美化的现实主义,一种玫瑰色的现实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可以从孩子们就读的学校说起。在剧里面,方一凡、林磊儿、乔英子、季杨杨等人就读于朝阳区的一所学校里,剧里的学区房设定在朝阳区,英子报冬令营的时候,身份证号里的110105,那个5也指代了朝阳区。(学校取景地在新英才国际学校,顺义区,学区房取景地在望京附近,根据英子冬令营出现的那个身份证线索,还有剧里学校的位置在朝阳区将台路附近,所以剧里的春风中学,是一所朝阳区学校)

然而在现实里,方一凡有可能在朝阳区就读,但以季杨杨父亲首都副区长官员的身份,还有乔英子母亲曾是资深高级教师,又渴望孩子考上清华北大的愿景,他们是断断不会让孩子上朝阳区的高中,更可能去海淀区、西城区。因为北京的高考竞争,其实是从幼儿园、小学就开始的,北京是按片区入学,简单来说小学在哪个区读书,初中、高中就只能在那个区上学,这个政策被形象地称为“锁区”。

季家父子:季胜利(王砚辉饰演)、季杨杨(季胜利的儿子,郭子凡饰演)

非海淀、西城、东城区的考生,在中考时可以跨区考吗?其实有一些途径,比如市区统筹、校额到校、统一招生等,有些重点中学,为了收集优质生源,也会采取一些手段暗箱操作,帮助其他区的优质考生跨区入校,但能受益于此的考生比较有限,所以从稳妥的角度,有志于让孩子上清北的家长,还是会从小学就让孩子去海淀区或西城区,同时住进当地的学区房。像剧中宋倩那样,一心一意要孩子去清北,却又让孩子高中还在东西海以外的城区就读,并不是那一类家长普遍的做法,也不符合宋倩的人物性格。

海淀区是北京教育资源、高考升学率最优质的片区,西城区其次,剧中的朝阳区,只能在东城区后排到第四。

片区不同,对高考有多大影响呢?举个例子:

2016年,北大清华在京录取557人,不含北大医学部和清华美院。其中:海淀300人,西城185人,东城47人,丰台9人,朝阳8人,其它区8人,朝阳区考上清北最多的学校,那年也只输送了4个清北学生,和海淀区重点中学差距明显。

“北京中考在线”给出的数据则是:2016年北京高考,清华北大在北京市一共录取626人,其中有11所学校占了605人,首师大附中(本部在海淀区)20人、北京八中(高中部在金融街,初中部在西便门)26人、一零一中学(本部在海淀区)28人、北师大二附中(西城区)36人、民大附中(海淀区)59人、北师大实验中学(西城区)66人、十一学校(海淀区)66人、清华附中(海淀区)67人、北京四中(西城区)87人、人大附中(海淀区)114人。

二者有出入,但总体差距不大,都反映出海淀区和西城区在教育资源上的强势。

高考靠的是努力和天赋,也在靠一个人能享受的教育资源,他的家庭能给予他的多寡。片区、学校不同的背后,是老师能力、学习素材,乃至从小接受的学习方法论的天差地别。一个方法论的不同,就可能让同一能力段的孩子,拉开很大的差距。像乔英子的家长,和方一凡家长,他们教出来的孩子成绩那么不同,不只是考试能力的原因,乔英子的家长研究考卷多年,在北京教育圈子是老油条,考试方法论,她比方一凡一家子更精通。

以她的经济实力、教育诉求(在剧里有五套房,前期一心想要英子去清华、北大),更现实的选择,是让英子从小在海淀区或西城区重点学校读书,而不是在朝阳区。剧里,春风中学能有八个人上清北的设定,只是把林磊儿、乔英子等人强塞入一所学校,营造的一场幻梦。

而季杨杨,即便他的父亲不把他弄到海淀区、西城区,考虑到季杨杨的爱好和愿景(他喜欢赛车、技术,最后去了慕尼黑一所大学的相关专业),也可能把他安排在一所国际学校,从小就接受和国际教育、上学规则挂钩的教育,而这显然不是春风中学。(虽然据说春风中学的取景地是一所国际学校,但剧里的设定,春风是朝阳区一所重点中学而已,季杨杨也没有接受很国际学校流程的教育)

季杨杨的妈妈刘静(咏梅饰演)

北京的教育,从幼儿园、小学就开启了命运的罗盘,在一群群家长的奔走、一所所学区房的哄抢之下,是阶层分化的暗影,是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情况下,人们在同一个世界,又好像处在不同世界的焦虑。饶是在北京,在什么学校、什么片区就读,也象征着不同的地位和身份,在阶层进一步分化的今天,这一层意味更加明显。

所以,把季杨杨、乔英子、林磊儿、方一凡这些孩子集中在一所学校,是编剧美好的艺术改造,也是制作方在顾虑到市场情绪的前提下,对现实的美化。

一方面,把孩子们拆开在不同学校,不利于戏剧编排。另一方面,编剧可能更多是想做一个象征,就是这所春风中学,它不只是一所朝阳区重点学校,也代表了很多高考学生,曾经待过的一所重点中学。编剧为了让北京市外的观众看得更有代入感,模糊了残酷的学区房竞争、片区划分,只是用春风中学作为一个重点学校的影子,而林磊儿这个出身相对一般的孩子的加入,也是一种照顾观众情绪的策略。

如果拍的都是北京孩子的故事,聚焦官员、富翁的儿女,很多普通家庭出身的观众就会怀疑这部剧的普遍性,加入林磊儿,弱化季家、宋家、方家之间的阶层差距,是给观众的心理按摩,但客观来说,就让《小欢喜》离现实远了一点。

这种美化,不只出现在学校戏中,家庭戏里也有所体现。比如副区长季胜利用假名陪孩子网聊、去电玩城跟孩子拉近关系,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季杨杨的谅解,还有咏梅所饰演的刘静始终如一的温柔贤惠形象,都为现实增添了美好的滤镜,淡化了现实中矛盾化解的难度、婚姻生活的困境。

到了电视剧最后十集,这种美化就像拉了进度条。宋倩和乔卫东的复合、方家的永远积极、季杨杨和父亲、母亲的和解等,冲突的化解,并不是因为真的找到了什么根本的良方,而是剧情推进的需要。毕竟,电视剧里季胜利为了赞叹一波港珠澳大桥,可以在夏天去香港转一圈。但现实里,以他的身份、那个时间点的敏感,他更可能坐在电视机前好好看新闻。

如果真的按照现实拍,人们看到的,可能就不是冰释前嫌、一片和谐,也不是春风中学八个人上清北,季杨杨从成绩倒数一下子到能上北理工的分数,而是命运的天平难以控制地向少数人倾斜。那些原本能力可能相差不大的孩子,因为出身、片区的不同,走上步步分化的道路。林磊儿不会跟季杨杨他们其乐融融,他会跟迫切想要改变命运的同路人一起,每天做着枯燥的试卷。季杨杨也不需要这么多转折,他甚至不需要高考这座桥,也能过得很好。而乔英子,她会在海淀区某重点中学,和千千百百个同样背负清北期许的孩子一起竞争,她的崩溃,也不会让方一凡看到。

客服QQ:6028347 香格里拉主管 优盈平台 超越平台主管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的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Powerd by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