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体育 > 正文
为武汉留守孕妇抢时间的“敢死队”
更新时间:2020-02-16 14:07:16

根据武汉市统计局数据,2018年武汉户籍出生人口11.94万人。有媒体预估,近1个月内,武汉市单单是临产孕妇,就会有大约1万人。 在志愿者海豚负责的“武汉留守孕妇群”里,目前有150名孕妇,将在最近1个月内临产。为了迎接新生命,她们竭尽全力。 武汉市政府也于2月6日公布44家助产机构名单,意在满足城内留守孕妇们产检、分娩的就诊需求。但巨大的孕妇就诊压力,能缓解吗? 海豚的本职工作关注青少年教育和预防校园欺凌。1月23日,她加入nCoV志愿者群,发现武汉有很多孕妇在求助。2天后,她和朋友们建了一个“武汉留守孕妇群”,拉上专业医生、车队、社工等,为孕妇们提供线上问诊、车辆借用、沟通医院等帮助。 目前群里有孕妇400人,其中150人会在近1个月内临产,260人的预产期在近2个月内。李玉预产期是1月27日,她说自己是“心大”的80后准妈妈。因为就在27日晚上,她看自己还没有临盆的感觉,就在阳台上参加了闻名全国的“小区开窗唱国歌”活动,“不捉急嘛!” 自从封城,她就不曾出门。每天在群里和“姐妹们”交流胎动、线上问诊,打发时间。唯一让她头疼的,是去哪家医院生产。因为原定的那家成了接收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。最后经群里咨询,再托熟人,她选定车程20分钟的一所医院,“到时候开车过去。看我情况特殊,交警应该会放行吧?” 李玉这样的不在少数,但群里更多的人,还正为了迎接新生,心急如焚。比如高危孕妇、发烧孕妇。 大家抛出了彼此集中关心的问题:还有哪里可以安全孕检?家里没车,即将临盆的我,怎么去医院?有点发热但不确定是否感染,怎么办?官方指定的医院能做大排畸、小排畸或唐氏筛查吗?保胎药快用完了,能断吗?处方药可以在哪个医院开? “孕妇的情绪本来就容易波动。一旦有人因为一句话、一个数字,产生恐慌,立刻会引起连锁反应。”所以海豚和她的志愿者成员们定了一条群规:不要讨论疫情,或是发每日疫情通告。大家轮班汇总孕妇们的提问,请专业医生逐一解答。 越想帮人,越无力。海豚不断地打电话、托关系、找医院,希望解决群里正在求助的危急病例。比如眼看着发烧临产孕妇说“见红了,胎动减少!”志愿者医生也说“快送医院吧!”但海豚收到的就是院方的婉拒:“真的抱歉,我们实在没法接,来了也做不了手术,会耽误她们。” 有一次在电话里,对方护士说“全科室都污染了”,这边志愿者说“辛苦了”。然后护士哭了,志愿者也跟着哭。 自1月26日建群,海豚团队收到感染或疑似感染的孕妇求助七八例。王翔的妻子是其中一例。 他在外打工漂泊十多年,去年底回到武汉,本以为这个春节就可以和爱妻迎来他们的二宝。现实却让他如鲠在喉:他和母亲先后感染新冠病毒,妻子二胎怀孕38周+3,出现腹泻、畏寒、发烧迹象。 1月29日,王翔拿着官方发布的《新冠肺炎特殊病人定点医院名单》,挨个联系其中可以接诊孕妇的4家。因为有两家医院距离太远,自己没车,王翔先打电话咨询,得到的回复是“还在改建,暂时无法收治”或“没有床位”。 傍晚,社区协助叫了一辆救护车,送王翔夫妇前往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。他在门诊台反复确认,最后带着哭腔走出门诊楼:“他们(医院)根本不像政府公开的那样接受孕妇,也不能给检查。求爹爹告奶奶地弄到一个急救车,跑这么远,却得到这样的结果。” 走出医院,他们得打车回家。找车找了40分钟,王翔的妻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有随时生产的可能。最后一辆路过的私家车看不过去,给他们搭了顺风车。 王翔同步把自己的情况发到微博,不断刷着网友评论,想要找到一点机会。有人留言,让他试试武汉大学中南医院,因为“曾有媒体报道,湖北省首例高度疑似感染的产妇在这家医院成功分娩”。然而,希望之后的失望,让王翔更加无奈:“那里已经不接收发热的孕产妇了。” 1月30日,王翔感觉自己的病加重了。因为他哪怕只说一句话,都会不停地咳嗽。体温37.5。他想不出别的办法,只有打电话,打给社区、医院、卫健委、110……最后甚至有过那么一念“逃”的幻想——去一个资源不那么紧张的城市,先把孩子生下来。可是“逃”得出去吗? 焦灼和无望的每一秒,都是煎熬。1月31日早7点,就那些可能的机构、部门,王翔觉得自己已经找无可找了。3小时后,他接到志愿者团队发来的好消息。又过了7个小时,妻子终于在一家医院入住! 2月1日,王翔如释重负:“顺产7.1斤胖小伙!”因为妻子确诊感染了,宝宝随即被送往武汉儿童医院隔离观察,王翔的妈妈在酒店隔离,爸爸带着大女儿在家。 2月7日,王翔的二宝核酸测试是阴性,转到普通病房。如今,王翔和妻子还在住院接受治疗,他们握紧了彼此的手。“什么时候特效药能出来,终结这一切苦难?”王翔期待一家六口团聚。 如何让发烧孕妇或家属消解恐慌?拉回现实。海豚为她们梳理了必须先走的就诊流程:先做血检和CT,如果CT片显示肺部感染,再接着做核酸检测,只有确诊了,才能联系医院。海豚分析,因为试剂盒短缺,有的病例不能被确诊,就成了“疑似”,“定点医院敢收一个疑似病人去感染病房吗?普通医院敢收一个发热病人到普通病房吗?都不对吧?路堵死了!” 她现在已经可以平和甚至微笑着接受采访,但过去那些天,她也哭了好几次。眼看着一个家庭因多人感染,在死亡线徘徊。每个人都是同一句救助:“我想要求医,要求生。” 好不容易联系到某个就诊机会时,已经绝望的家属会问“我们去了,是真的能住上吗?我们去了还能回来吗?”甚至有人就选择彻底放弃:“算了,没人会管我们的。” 那么,新公布的44家助产机构,能解当下燃眉之急吗?“公布是一回事,实操是另一回事。一些硬件设施还没被顾及到,我们对生命缺乏足够的敬畏感。”海豚举例,从政策公布到实际接诊,医院还需要时间落实细节,比如设备、病床、场地改造是否完成,防护装备够不够,预计接诊量有多大,无痛分娩、唐氏筛查、大小排畸检查,是否都要预约,如何约…… 看着孕妇家庭的着急、沮丧、无奈、崩溃,懿哥用她能做的方式,服务这个特殊群体。“保持心热、头脑冷”,是一位在汶川地震做过志愿服务的姐姐曾经告诉她的心得。 懿哥是武汉本地姑娘,乐观、爱笑、有11年车龄,秀气的五官可以用“肤白貌美”直接概括。主业是做西点,平时会参与关爱自闭症儿童的活动。今年春节,懿哥原定和父母去成都,因为突然的封城而留在武汉。父女俩都是热心肠,爸爸为社区用车服务;懿哥则加入海豚的志愿者团队,当起了“爱心司机”。 5个人倒班,懿哥是队长,也是机动人员。她把工作说得轻描淡写,就是两个字——值班,每晚23点至次日6点,“孕妇一叫,我们就到”。 为保障未发热孕妇的临产用车调度,他们一车一支体温枪,24小时待命,有严格的面试、消毒、培训消毒等规范流程,包括孕妇在车上见红了,司机如何冷静处理。除了防护服有爱心捐赠,其他费用自理。 懿哥的朋友们后来听说她正在做这样的一线服务,都很吃惊,“小丫头你胆子好大,接这种活”。他们不知道,懿哥每出一次车,回家都会把自己隔离起来,因为妈妈患有心脏病,容不得一丝意外。 六天前,懿哥接到了一个特殊的用车需求:为市内16户感染家庭送医用制氧机。“那都是给呼吸衰竭的患者救命用的,如果我们不接这个活儿,那真没人敢接了。”她和团队开玩笑说自己是“敢死队”,应下这个任务不怕死、也为了不让患者死。 16台机器、4辆私家车,车队师傅们决定:“累一点、快一点,一个晚上全部送完!也能省套防护服啊。” 2月6日晚7点,第一批制氧机从外地运到交接点,懿哥和同事们开始装车。机器很大很沉,两个女孩一起都不见得能抬,懿哥愣是自己搬了一台,“他们问我怎么做到的,我说我也不知道呀,哈哈!” 武汉的雨连下了两天,那一晚也分外阴冷。家属们连声感谢,有人因为太过激动,一下忘了要保持安全距离。家属张先生更是在路边等了5个小时,他说,如果不是6号晚上收到制氧机,家里老人就撑不下去了。 因为做西点、做志愿者,懿哥多了不少陌生人朋友。有人寄去藿香正气水,给她逗乐了。“我说为什么给我这个呀,对方说给你吃呢!好玩不。”但正说着,她又立刻收起了笑容,“这是一场持久战,我笑不是因为我不严肃。每一次出车或审核,我都特别小心谨慎。但私下里,我们的气氛不能太紧张,所以大家也会偶尔开开玩笑,互相打打气”。 2月3日民间志愿者何辉去世,给懿哥团队不小的心理震荡。她说,消息一传开,整个朋友圈都很丧,不少志愿者萌生撤意。但平时在群里开玩笑的4位大哥,反而被激起了继续走下去的心。“何辉的意外,倒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,让我们要坚决保护好自己,不做传染源。” 车队5人大多还是单身。懿哥说,2020年的愿望不是脱单,只要群里的准妈妈、所有的病患都健康活下来,就够了。“我身边每天有人因为呼吸衰竭离开,一分一秒都决定他们的生死。只有坚持打赢这场战斗,才对得起已经为它付出生命的人,比如李文亮、何辉,对吧!” 被肺炎感染的孕妇昨天入院,顺产7斤胖小子。来,聆听新生命的呼喊,再难你都阻止不了我前行。 下午,一个孕妇经社区联系入院,刚刚剖腹诞下男婴。这时候出生的孩子都好坚强。晚安。 一个多星期,5名新生儿安全来到庚子鼠年,并被送往武汉儿童医院隔离观察。好消息是,到目前为止,他们的检测结果均为阴性。

客服QQ:6028347 香格里拉主管 优盈平台 超越平台主管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的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Powerd by 版权所有